哈尔滨配资网一个专业正规的线上股票配资平台

首页今日股票正文

股票配资来大圣配资介绍道道全靠“隐秘收益”支撑利润采购存货数

2020-11-1326

如果不考虑非经常性损益对道道净利润总额的影响,扣除给母公司股东后的年度净利润自2017年以来大幅下降。但问题的关键在于,非经常性损益的来源有问题,很可能是公司财务调整或舞弊的结果。

综合石油加工企业道道全2020年第三季度业绩再次下滑,是2019年以来的惯性延续。该公司连续七个财务报告在不增加利润的情况下增加了收入。财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道道泉能够保持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增长9.5%。04%和15。76%的数据,进入2019年后,收入会增加而利润会继续下降,每份财务报告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会逐年下降。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没有非经常性损益的支撑,道全2017-2019年的年净利润已经连续三年下降。此外,近几年来,一些财务数据仍存在一些疑点,如采购、库存等方面的数据或多或少有偏差。

看道道的财报,可以看到公司的主要产品一直是包装油,这几年占收入贡献的75%左右。但此时公司近两年的净利润不是靠“自己的产品”支撑,而是靠各种非经常性损益支撑。根据公司财务报告,2018年和2019年,股票配资来大圣配资非经常性损益贡献高达1。26亿元和1。15亿,但2017年只有4881万。

记者《红周刊》查看道道具体的非经常性损益构成,发现处置非流动资产和政府补贴的损益占据了“大部分”。其中,政府补贴分别在2018年和2019年达到2058项。9万元和2499元。65万元;处置非流动资产的损益分别达到6627。34万和9000万。可以看出,处置非流动资产的损益贡献最大。然而,股票配资来大圣配资在本期净利润中最“重要”的两项贡献却在年报中被“忽略”。2018年度报告中,全称为6627万元人民币的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来自“土地使用权和固定资产处置损益”,而2019年度报告中则表示,9000万元人民币的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来自处置长期股权投资,但尚未具体披露处置了哪些资产。

股票配资来大圣配资介绍道道全靠“隐秘收益”支撑利润采购存货数据皆存有一定疑问

《红周刊》记者查看了公司之前的公告,发现2018年主要是因为政府在岳阳经济开发区收购并存放了公司的一块土地。2018年中期报告中,简要提到公司中期净利润大幅增加主要是因为岳阳经济技术开发区营盘岭路土地使用权处置收入。而2019年被完全处置的长期股权投资,在当时没有被监管部门“警告”之前,更多的是“秘密”甚至是“机密”。

2019年6月,稻道全收到中小板监管函,称公司于2019年5月23日召开会议进行股权转让,此次股权转让可为公司带来9000万元的投资收益,但公司直到2019年5月30日才披露。这个行为违反了《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的很多规定,希望公司董事会能够吸取教训,及时整改。

本监管函中提及的股权转让,是道道全2019年获得的非流动资产处置。2019年5月30日,公司发布公告称,将岳阳兴浩房产30%的股权转让给湖南金祖安房地产有限公司和岳阳兴浩商业管理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是兴浩房产的另外两家股东),30%的股权转让价格共1。11亿元,使稻道全获得高达9000万元的投资收益。

按30%股权1。1亿元,星豪地产100%股权估值高达3。67亿元。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资产出售公告,星豪地产成立于

一是成立后收入为0,净利润亏损4。72亿,这是怎么形成的?公司的实际业务是什么?各种迹象让人怀疑这是一家“没用”的空壳公司。更重要的是,公司2018年8月底刚成立,2019年5月底就高价卖出。这个时候的配合刚刚好。它在建立之初就计划了它的未来用途吗?

值得注意的是,接收方是星豪地产的另外两个股东,两个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同一个人,这就让人奇怪为什么同一个实际控制人要付出很高的代价来接管一个零收入、亏损巨大的公司。真的是“人傻钱多”,还是以后“不用”?

对于此次接手股权的湖南金祖安房地产有限公司和岳阳兴浩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红周刊》的记者查看了他们的相关运营情况,发现岳阳兴浩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4月,人员规模只有一人,而湖南金祖安房地产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但人员规模不足30人左右。从人员配备上来说,岳阳兴浩商业管理公司可能是一家空壳公司,而岳阳兴浩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只是一家普通公司。那么,这次“魔术交易”成功的原因是什么呢?背后的原因需要充分披露,否则不排除涉嫌虚假盈利。

另一个问题是,《红周刊》年的记者在公司2018年年报中搜索了关于星豪地产的信息,发现在公司收到的其他与2018年经营活动相关的现金中,他收到了星豪地产的一笔当期款项,正好是9000万元。那么,这笔钱的成本是多少呢?

在2018年和2019年,道道全通过各种方式获得了大量非经常性损益。正是在这两年里,道道全的销售费用持续大幅增长,使得利润率降低了不少。这种巧合是公司利用财务技术粉饰业绩的手段吗?另外,这两年,销售费用都去哪了?为什么它的毛利率还在下降?

根据稻道全的财务报告,该公司2019年从前五名供应商的采购总额为20。99亿元,约占采购总额的5.5%。16%,从中可以估算出该公司当年的总购买量为38。07亿元。假设公司总采购的增值税率为17%(实际上2019年增值税率不会那么高),含税采购金额约为44。54亿元。股票配资来大圣配资

在同期现金流量表中,公司“购买商品和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44。38亿元,排除当年新增预付款3705万元的影响,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达到44。01亿元。通过将含税购买与现金支出进行交叉核对,可以发现含税购买比2019年的现金支出多5299英镑。13万。如果公司实际增值税率小于17%,实际含税购买金额会少一些,那么偏差数据会稍微小一些,即同期新增债务最多不超过5299。13万。

事实上,我们可以发现2019年应付金额为2。98亿元,比上年同类项目数据增长1.5%。45亿元,明显高于理论金额,至少相差9241万元。那么,产生如此巨大差异的原因是什么呢?

财务报告显示,道岛在2018年和2019年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65亿元20。99亿元,占采购总额的5.4%。91%和55%。16%,从这个计算,这两年的总购买量达到了30。320亿元380亿。07亿元。此外,道道泉还披露了运营成本中的材料消耗金额,2018年和2019年分别为28。27亿元33。72亿元,材料成本与运营成本之比分别为89.5%。72%和90%。18%.

从采购总额中减去运营成本中消耗的直接材料,我们可以发现2。05亿元和4。3.5亿元,理论上,这部分差额应计入当期存货变动,而股票配资来大圣配资,即第

不考虑近两年存货中新增的原材料数量,我们只看2018年和2019年存货总值的变化(2018年和2019年存货价值为5。01亿元和8。99亿元),2018年的库存总量不但没有比上年增加,反而减少了8826万元,且不说今年的原材料量还会增加2。05亿元,而2019年,其总库存增加了3。98亿元,比理论上应该添加的原料量少了3724。42万。两组数据的变化清楚地揭示了公司的库存数据存在很大的矛盾。那么,这些数据的区别是公司有更多的未售出库存,还是运营成本高于披露的数据?这些都是非常值得怀疑的。

本文标签:白银期货交易规则万科a股吧股市在线如何购买股票创业板开户规则配资世界网天马期货好股网首页证券网址大全期权网站

本文链接:http://hrb-jqc.com/jrgp/2786.html

网友评论